初见伊拉克枣

对于海湾战争和也叫第二次海湾战争的伊拉克战争,性质、功过不说,那些应用高技术的空中战、远程火力战、夜战、电子战确实令世人惊心膛目。我呢?在电视屏幕前看着那些嗖嗖地拖着光的尾巴、精确地飞向目标的导弹,却想起了枣子——伊拉克蜜枣。
关于伊拉克,早在上中学时,就知道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的“两河文明”、有个美索不达米亚平原、那里曾有过一个文明古国——巴比伦王国。但那些都是书本知识,而真正看到、摸到的第一样伊拉克的东西是蜜枣,据说它是长在一种枣椰树上,故又称作椰枣。
记不十分准确了,初见伊拉克蜜枣好像是自然灾害过了几年,文革前后,即虽然从饥馑中脱离出来,但许多东西还得凭票供应的日子,也是“我们的朋友遍天下”的日子。我看到、买到、吃到了伊拉克蜜枣。黄中发红的颜色可以说成褐色,光亮得有点蜡感。好像是加过工了,有点儿北京蜜饯的意思,摸在手中,粘粘的,湿漉漉的,因此好多蜜枣会粘在一起。放进嘴里一咬,那厚厚的肉真叫甜,甜似蜜,甜得齁人。那蜜枣皮上有道裂纹似的线,牙一咬线就裂开,舌头一搅就出来一个大枣核儿,不是红枣核儿那样大肚子两头尖,而是圆圆的硬硬的。
在每个月每人只能配给一斤或半斤糖票的日子里,随便买的伊拉克蜜枣是很受人欢迎的,人们尤其爱买来给孩子吃。因为它粘粘的,大人或直接把它放进孩子嘴里,或拿张纸掂着让孩子自己吃,余下的则放在瓶子罐子里保存。话说我的邻居李大婶也买了几斤伊拉克蜜枣,放进一个瓷罐里,细水长流地拿给她小小子吃。一天没看住,小小子自己打开瓷罐,足足吃了有半斤。待发现时,只见他满脸花满手糖汁,齁得跟要死过去似地直翻白眼儿。打那之后,李大婶换了个方式,她把蜜枣捻碎了,和在面里做馒头、贴饼子给小小子吃,她还给过我一个“蜜枣馒头”,真甜,真好吃。
由于很少有详细报道,不了解当时的伊拉克社会及其政治制度,但自吃过伊拉克蜜枣,我对这个国家有了一种亲近感,也听到不少人说伊拉克好。当时的蜜枣就简单地用眼儿很的大麻袋运来,零售店也是直接从大麻袋里拿出蜜枣来卖的。因长途运输和几经流通,蜜枣上沾有灰尘或草棍是难免的,但是购买的人都没挑剔过,因为当时物资供应紧张,顾不得。不知何故,伊拉克蜜枣流行了好几年后,突然没了踪影,有传说是有人吃它得了肝炎。但这两年市场上又出现了伊拉克蜜枣,这回的加工好,包装得也干净,吃了大概不会得病了。
通过海湾战争和也叫第二次海湾战争的伊拉克战争,我看到了萨达姆有可恨之处,也看到了大鼻子的欺人太甚。念我在中国少糖时期吃过伊拉克蜜枣,留下了感激的回忆,我祈祷伊拉克的人民早日过上平静的生活。

专业 椰枣批发  18638660915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