椰枣与婚姻

雅都阿兹是我和日胜在沙加国(Shi Sharjah)(注)认识的一名阿拉伯人,彼此谈得投缘,他热诚地邀请我们上他的家去。
庭院很阔,庭院里那株椰枣树因此枝繁叶茂地长得非常尽情,红彤彤的椰枣,一大串一大串满树疯长,充满了醉人的激情。我仰着头看,心驰神往地想,如果把那甜腻的香气封存起来,就是一坛好酒了呀!

雅都阿兹微笑地说:“我父亲把椰枣当维他命,每天吃几颗当早餐,现在,年过七旬,依然精神抖擞,健步如飞哪!”说着说着,不知怎的,他的眸子,忽然变成了秋天的阳光,有一种温暖,有一种浪漫,声音也不自觉地搀进了蜜糖:“莎菲尔会用椰枣做很多甜品呢,等一会儿你们就可以尝尝了。”

莎菲尔是雅都阿兹的未婚妻
阿拉伯人的家庭凝聚力特强,知道有客人来访,一家子都坐在大厅里等着了。雅都阿兹一一介绍:我父亲、我母亲、我哥哥、我嫂嫂、我妹妹、我弟弟,然后,他停在一名女子面前,说:这是莎菲尔。此刻,他的眸子,又变成了秋天的太阳。

莎菲尔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样子。

雅都阿兹个子魁梧,有一种顶天立地的伟岸,长手长脚,皮肤是热情膨湃的古铜色,有着那种令女性倾倒的粗犷和俊朗。

但是,莎菲尔毫不起眼。

她瘦,平胸直腰,像一根孤苦伶仃的稻草;她腼腆,未语脸先红,像个忘记长大的小女孩。

雅都阿兹二十八岁,而她,十九,还在求学。他俩是父母做媒撮合的,去年刚订婚。

很难想象任职于国际贸易公司的雅都阿兹在这日新月异的E时代,居然还愿意由父母安排自己的婚姻大事!

对此,雅都阿兹持有独特的看法:“一见钟情的自由恋爱,像水流湍急的河,水哗啦哗啦地流,激起无数白白的泡沫,很美丽,也很刺激,可是,旱季一来,便干涸了,那种激情,是经不起考验的。细水长流的婚姻,需要的不是激情,而是感情;感情,是建立在共同的价值观和生活观上的。激情会淡化、会消失;可感情却像辽阔的大海,海是永远也不会干化的。”

雅都阿兹和莎菲尔订亲之后,两人很少单独出去,常常都是一家子集体同游的,他幽默地把这种相处方式看成是“浸濡式的恋爱”。

他以一种深思熟虑的睿智说道:“婚前,倘若用心去爱,能爱一生;如果用性去爱,只能爱一时。”顿了顿,又说:“恋爱,是两个人的事;婚姻,却是一家人的事;妻子,必须和家人培养起一种水乳交融的亲密关系。”

我们在聊天时,莎菲尔和他的妹妹们不断地进出厨房,端出了许多用椰枣做的点心:椰枣软泥糕、椰枣馅饼、椰枣炸丸子、椰枣蒸粉团……

每一样都做得十分精致,十分可口。

雅都阿兹一边吃一边说:“一般水果摘下之后,放置一久,就会糜烂腐坏,然而,椰枣却十分特殊,它的味道,会随着时间改变,不是变坏,而是变甜;放得越久,味道越甜,最后,简直就像是固体的蜜糖,甜入心坎!”

啊,莎菲尔,不正是雅都阿兹心里的一颗椰枣吗?

当我这样想着时,雅都阿兹正看着莎菲尔,眸子,好像是秋天的太阳。

(注)沙加国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中,被誉为建设得最美丽的。

(摘自新加坡《联合早报》;作者:尤今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